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红熊猫烟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日歷  > 正文

1925年12月15日,黃埔軍校校務會議決定修建東江陣亡烈士墓

日期:2015-11-01 15:52 來源:《黃埔》 作者:賈曉明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黃埔軍校校務會議決定修建東江陣亡烈士墓

  12月15日,黃埔軍校校務會議決定,在平崗修建東江陣亡烈士墓,并請廣州國民政府撥款5萬元。

  自黃埔軍校成立到第二次東征勝利結束,黃埔軍校各期畢業生、在校生隨軍出征,先后經歷了平定商團叛亂,第一次東征,平定楊希閔、劉震寰叛亂,第二次東征等大的戰斗。在作戰中,黃埔軍校指戰員一路攻堅克難、前赴后繼,屢建奇勛,顯示出誓死殺敵的決心和大無畏的革命氣概。同時,在幾場戰斗中,大批黃埔戰士不幸壯烈犧牲,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為黃埔精神做了最好的詮釋。

  為緬懷在戰斗中犧牲的軍校師生,贊頌他們的革命精神,第二次東征結束后的12月15日,黃埔軍校校務會議決定,在軍校所在地的平崗修建東江陣亡烈士墓,并呈請廣州國民政府為此撥款5萬元。廣州國民政府對此十分重視,決定撥專款6.5萬余元興建東征烈士墓,除紀念在兩次東征期間犧牲的黃埔將士外,同時將平定劉、楊滇桂叛軍以及沙基慘案中部分軍校烈士遺骸合葬于平崗萬松嶺。

  1926年6月16日,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親自主持了東征烈士墓的落成典禮。這個時間恰好是軍校建校兩周年紀念日,于是兩個盛典一并舉行。落成典禮上,蔣介石作了長篇演講,當時的新聞媒介作了廣泛報導,盛況熱烈空前。蔣介石在演講中說:“今天的大會有三個意義。”兩個盛典為什么有三個意義?原來四年前的同一天,還是陳炯明叛變孫中山、炮打總統府的日子。當時陳炯明發動叛亂,孫中山避難黃埔,蔣介石因追隨保衛孫中山有功,開始得到孫中山的信任和重視,所以,在東征陣亡烈士墓落成之時,蔣介石感事抒懷,特別提起。當時參加落成典禮的除黃埔軍校全體師生,還有許多廣州國民政府的高級官員、各軍的高級將領和社會著名人士,如譚延闿、宋子文、何應欽、李宗仁等。大會從上午10時開至下午4時半,綿綿陰雨中,充滿凝重莊嚴氣氛。“與會者寄托哀思,始終昂然肅立,毫無倦容。”

  黃埔師生在上述戰斗中,由于作戰勇猛,傷亡率也非常高。在校長蔣介石為黃埔軍校第1期同學錄所作序中,曾提到參加第一次東征的黃埔師生“如蔡光舉、刁步云、胡仕勛、余海濱、章琰、葉或龍、林冠亞、樊崧華、江世麟、王家修、陳述、劉赤忱、袁榮、鮑宗漢等陣亡者四十余人……以第1期隨余出征五百之子弟,與教導團三千同志之軍,死傷幾達三分之一”的話。而據統計資料,黃埔第1、第2、第3期畢業人數共2309人,第一次東征之役,陣亡156人、傷182人;平定滇桂軍之役,陣亡91人、傷103人。據統計在第二次東征戰斗中,陣亡284人、傷123人。以上共陣亡531人、傷408人。合計傷亡939人,占畢業生總人數的40%(另據黃埔1期生楊其綱在1927年8月1日《黃埔日刊》上撰文《本校之概況》記載:“總計自第一次東征至第二次殲滅東江殘敵,前后犧牲者586名”);而目前一種較為普遍的說法是,在東征中犧牲的黃埔軍校師生共516人。

  東江陣亡烈士墓,面對珠江,依山而建。金秋季節,墓園內小葉桉樹綴滿黃花,山坡地下遍灑金黃。又因這里與廣州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的造型相似,于是群眾稱這里為“小黃花崗”,以區別先于它的七十二烈士墓。

  東江陣亡烈士墓墓冢成正方形,高1.85米,四邊各長約31米,面積約1000平方米,墓內安葬有國民革命軍第4軍團長劉堯宸等烈士的遺骸或骨灰。墓冢為鋼筋水泥構筑,四周繞有鐵欄桿,正中建一方形花崗石碑亭,碑亭正中豎立著高約3.4米的石碑,中刻“東江陣亡烈士墓” 7個大字,墓冢前有一座水磨石的長方型大拜桌。

  1928年10月,在“東江陣亡烈士墓”墓冢后面筑城樓式記功坊一座,由花崗石砌成,高約10米、寬14.3米,坊上刻“東江陣亡烈士記功坊”,款署“民國十五年八月張仁杰題”。 “東江陣亡烈士記功坊”內兩側有樓梯可拾級而登,坊內石壁鑲有《國民革命軍軍官學校東江陣亡將士題名碑》(當時軍校已易名“國民革命軍軍官學校”,故稱“國民革命軍軍官學校東江陣亡將士題名碑”)以及《陸軍中將劉君墓碑》(紀念在第二次東征中犧牲于惠州城下的劉堯宸團長的功績)、《國民革命軍軍官學校東征陣亡將士題名碑》、《東征陣亡烈士墓重修碑記》。

  原碑石為1928年刻建,后被毀。現碑石是1984年據原碑拓本重刻而成的,題名碑上共刻有烈士238人的姓名和職務。這一組烈士的數字與烈士名單和實際埋葬烈士數目均不符合。據研究,其原因有三:第一,此碑為1928年所建,建此碑時,第一次國共合作已經破裂,犧牲的共產黨員學生名單,一般都未刻上去;第二,黃埔軍校同學會畢業調查科提供名單時,沒有確切犧牲者名錄,資料不完整;第三,不是兩次東征犧牲的(如平定劉楊之亂)不刻在碑上,而此碑最后一個名字——連長王聲聰,卻是例外,他是平定劉楊之役中在獵德渡河時犧牲的6位烈士之一(1925年6月平定楊希閔、劉震寰叛亂之役,留校師生及第3期入伍生從獵德渡河配合作戰,有王聲聰、李志、雷學詩、陳劍飛、吳俊杰、朱方盛6人在戰斗中犧牲,故名“獵德陣亡者”。但也有記載說,朱方盛、吳俊杰2人于討伐劉楊戰斗結束后,在廣州市內制止亂兵搶劫時被亂兵所殺。6人的名字均載入第3期同學錄)。

  烈士墓的兩翼還有墓冢。東翼為蔡光舉烈士墓,面積約42平方米,墓四周有鋼筋水泥欄桿,并以鐵鏈環繞。其紀念碑高約4米,正面刻楷書“蔡光舉烈士墓”,款署“民國十五年八月”、“譚延闿敬題”。蔡光舉為黃埔軍校第1期學生,1925年2月參加第一次東征,任營黨代表。在攻打淡水城時,他被敵人“打穿了肚子”。蔣先云奉蔣介石命令去抬他撤離戰場,但蔡光舉卻高聲說:“先云,趕快為我醫治,逆賊正待我們痛殺!” 犧牲時年僅22歲,被稱為“黃埔軍校犧牲第一人”,后來被追認少將軍銜。其后,蔡光舉被安葬于黃埔島上母校旁。鑒于是軍校最早犧牲職務最高的軍官(營黨代表),在軍校黨代表廖仲愷的建議下,為他建立了這座紀念碑。西翼是黃埔軍校出身的國民黨少將17人合葬墓。

  在烈士墓右前方,珠江岸邊,于1928年到1937年陸續建立了紀念牌坊和登山墓道。登山墓道有幾條,目前留有主墓道。主墓道用麻條石鋪成,直抵陵墓祭臺,墓道兩側栽種樹木,并建兩座琉璃瓦涼亭,供游人遠眺小憩。維修后的墓園布局更趨均衡,幽靜、肅穆的氛圍得到更好體現。

  紀念坊高約10米、寬約47米,用長方形花崗石砌成,3個大石拱門,中門較大,周圍嵌鑲陶瓷花邊,頂上為棕色琉璃瓦,顯得宏偉壯觀,莊嚴肅穆。坊上兩面石額篆刻貼金“東征陣亡烈士紀念坊”橫額由校長蔣介石題,這是一座凱旋門式的建筑,陽光下閃光的琉璃瓦頂極具民族特色,和墓道、涼亭、墓冢和紀功坊組成一條中軸線。據說建此牌坊時,專門從廣州請來了技術工程人員,有些建筑材料,如彩磚等,則專程從上海購買運來。為運送這些材料,還特別改建了江邊木碼頭為麻條石的石階碼頭。抗戰勝利后,蔣介石來黃埔視察,曾在牌坊前留影。廣州解放前,蔣介石又來黃埔視察,帶領手下從這里登上墓園,最后一次拜祭烈士墓,最后一次遙望珠江、長洲景色。

  值得一提的是,黃埔軍校學生和入伍生墓群原分散于長洲島萬松嶺東南山坡上,因久殊管理,1984年將分散棄置的墓碑集中起來遷至主墓后方。墓碑中還可以看到有兩名在黃埔學習的來自朝鮮半島學生的名字。1991年,在墓園新建了東征史跡陳列室,專題陳列歷次戰斗中為革命犧牲的軍校烈士史跡。東征史跡陳列室是座富有民族風格的現代建筑,外觀莊重大方,室內空間廣闊,占地近600平方米(其中展廳約300余平方米),室內除展出兩次東征的經過和東征四大戰役的沙盤外,有展品300余件,許多實物為該館獨有展品。

  多年來,前來相認和拜祭的烈士家屬或親朋故舊絡繹不絕,大批普通市民也紛紛來此,緬懷為民族獨立、國家統一振興而獻出生命的黃埔軍人。

  無獨有偶,1930年5月,在第二次東征的激戰地惠州,也曾建起一座黃埔軍官學校東征陣亡烈士紀念碑。此碑建在東征軍攻克惠州城的主要戰場拱北橋西側,碑高8.9米,碑座闊3米,碑身鐫刻“黃埔軍官學校東征陣亡烈士紀念碑”等字,由黃埔軍校教育長林振雄題寫;碑座南面鑲嵌蔣介石題寫的“精神不朽”四字;北面是林振雄題寫的“氣壯西湖”四字;碑座東西面鐫刻中將劉堯宸以下241名陣亡烈士英名。四周以青石雕成炮彈形用鎖鏈聯接作為圍欄。1992年,惠州市人民政府按原樣重建了此碑。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红熊猫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