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红熊猫烟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日歷  > 正文

1926年1月15日,蔣介石提出辭去國民革命軍第1軍軍長職務

日期:2017-03-01 16:11 來源:黃埔軍校同學會網 作者:賈曉明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26年1月15日,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以“專心致力于軍校事業,一心辦學”為理由,向軍事委員會提出辭去國民革命軍第1軍軍長職務的呈文,5天后得到批準。

  國民革命軍第1軍源自黃埔軍校教導團,是國民黨第一個成建制的正規部隊,有“天下第一軍”之稱(其中包括“天下第一師”和“天下第一旅”);因其是蔣介石的“起家血本”,大批蔣介石的心腹愛將都在其中任過職。多年來,蔣介石特別注意培養該軍對自己的忠誠,在很多人看來,甚至達到 “忽視能力、只看忠心”的地步。該軍絕大部分將領對于蔣介石的忠誠可以用“愚忠”來形容,第1軍也因此被稱為“蔣介石的御林軍”。該軍在北伐戰爭、十年內戰以及抗戰初期取得過一定戰績,特別是在1938年淞滬會戰中大部分官兵壯烈殉國,體現出第1軍對國家的高度忠誠。但在抗戰進入相持階段后,第1軍戰斗力大幅下降,到了后來根本不被解放軍列入國軍五大主力,其“天下第一軍”的頭銜還差點被孫立人的新1軍搶走。難怪有人指出:第一軍的“天下第一”稱號來源于這支部隊對于蔣介石的忠誠度,和戰斗力無關。

  剝奪不忠誠者的兵權

  1926年1月蔣介石辭去第1軍軍長職務后,由何應欽接任軍長。1926年7月,國民革命軍第1軍第1師、第2師參加北伐,其余部隊留駐廣東。1926年9月,何應欽率第1軍所余各部北伐攻閩,此后又參加了江西、江浙的戰斗,在占領南京后,向山東挺進。1927年7月下旬,北洋軍反攻,占領徐州,北伐軍總司令蔣介石親自組織反攻失敗,北伐軍撤回蘇南。

  徐州戰敗后,武漢國民政府準備派兵討伐南京蔣介石的消息傳來,而南京方面的李宗仁、白崇禧和蔣介石貌合神離,使蔣介石受到很大打擊。而此時掌握第1軍兵權的何應欽雖然一直聽命于蔣介石,但也不滿蔣介石的專橫跋扈,在“四一二政變”后,蔣介石曾密令何應欽相機將白崇禧部繳械,何應欽竟沒有執行密令。蔣介石于是懷疑何應欽和李宗仁、白崇禧勾結。

  在此形勢下,蔣介石為了考察何應欽的忠誠度,于8月11日在南京國民黨中央執監委員會議上提出下野。李宗仁、白崇禧表示贊同,蔣介石本來希望何應欽帶頭挽留,但何應欽卻說他同意李、白的意見,讓蔣介石深感失望,于是以退為進,辭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等職務。

  蔣介石下野后,李宗仁、何應欽、白崇禧坐鎮南京。何應欽率領第1軍取得龍潭大捷、擊潰北洋軍主力后,將龐大的第1軍所部編為第1、第9、第32三個軍,由劉峙、顧祝同、錢大鈞分任各軍軍長,由何應欽任第1路軍總指揮,繼續北伐。其間,李宗仁、白崇禧提出用蔣介石命令黃埔同學會招募的7個新兵團補充部隊,何應欽立刻答應,但被蔣介石派人阻止。

  正當何應欽躊躇滿志之時,蔣介石準備復職了。12月,當馮玉祥、閻錫山發出擁戴蔣介石復職的電報時,何應欽竟說他不喜歡蔣介石“那一套獨裁專制的作風”,在別人的一再勸說下,不得已發出擁蔣復職的通電。

  蔣介石于1928年1月復任北伐軍總司令后,于2月9日悄然到達徐州,在何應欽出城打獵時,宣布調何應欽為總司令部參謀長,還讓人告訴何應欽說:“沒有我蔣中正,決不會有何應欽。”

  措手不及的何應欽只好請辭第1路軍總指揮,蔣介石立即接受辭呈,命何應欽“養病”休假兩個月,將原第1路軍改編為第1集團軍,自己兼第1集團軍總司令,并說“待我將部隊整理就緒,仍然請你回來統率”。何應欽從此失寵,蔣介石也沒有履行諾言。

  第1軍軍長中的對蔣忠誠楷模

  何應欽以后,對自己忠誠與否更成為蔣介石選擇第1軍軍官的第一標準。其中,第三任軍長劉峙可謂把“忠誠”發揮到極致。

  1928年4月5日,國民革命軍在南京誓師北伐。劉峙統領第1集團軍中的第1軍團,同時兼任第1軍軍長。此后劉峙在北伐及中原大戰時皆有勝果,名列蔣系“五虎將”“八大金剛”。但大部分人對他的指揮能力并不看好,連何應欽都叫他“福將”。劉峙在國軍將領中的口碑相當差,他有個綽號叫“長腿將軍”,意思是打仗時善于逃跑。抗戰期間,劉峙只打了兩仗:第一年的平漢線作戰和最后一年的鄂西北會戰,前者慘敗,后者慘勝。抗戰以后,他又只打了兩仗:第一年的中原之戰和最后一年的淮海戰役,不過結果剛好掉了個頭,前者慘勝,后者慘敗,把蔣介石幾十萬精兵輸個精光。

  劉峙雖屢戰屢敗,始終得到蔣介石信任,究其原因,人們認為這是因為他對蔣處處表現忠誠,從不和“校長”唱反調,遇到事情從不自己做主,都要向上級特別是蔣介石請示。按照他自己的話說:“校長命令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蔣介石曾告訴宋美齡:“劉打仗是不行,可你說將領中還有誰比劉更聽話?”1938年,蔣介石決定在開封召開軍事會議,劉峙召集幕僚商議如何布置警戒。一位幕僚建議發假警報,讓市民都進入防空洞,以便徹底做到清場。蔣介石座機來臨前,劉峙拉響空襲警報,大街小巷真的空無一人。但劉峙卻忘記通知防空部隊。結果白崇禧、蔣介石的座機降落時遭到射擊。蔣介石降落后,看到是“忠誠”的劉峙在指揮,竟只說了聲“糊涂”就不再追究。

  劉峙還有“劉婆婆”的稱號,因其性格寬厚,對上下級都盡量拉攏。北伐前夕,時任營長的劉峙曾被蔣介石錯罵但不吭聲,該營軍官都叫他“菜包子”。有一次,全營集合完畢,見他來了,一位官長說,“菜包子”來啦。他聽到后,只是集合官長講話說:“看到官長來了,還說‘菜包子’,這是什么話嘛。”

  連大炮都要說成“蔣先生”的“天下第一旅”被殲滅

  抗戰進入相持階段后,胡宗南率領第1軍駐防關中。他一面補充隊伍,一面效仿蔣介石,不斷訓話、檢閱、開會,舉辦“中央軍校第七分校”以及各種培訓班,除大力宣揚效忠蔣介石外,還強調軍官要效忠于他。

  抗戰勝利后,第1軍于1945年10月回駐陜西華縣,后被縮編成整編第1師,師長羅列(黃埔4期);原來的第1師則縮編成第1旅,號稱“天下第一旅”,下轄兩團,旅長黃正誠。

  隨著國共內戰的開啟,在1946年8月中旬的同蒲戰役中,解放軍晉冀魯豫野戰軍陳賡(黃埔1期)部攻占趙城、洪洞、靈石等城,重創了國軍閻錫山部。胡宗南下令整編第1師師長羅列率部由陜西調到山西運城,沿同蒲路北上臨汾,重新打通同蒲路。

  陳賡準備在臨汾、浮山之間消滅國軍“天下第一旅”。9月22日,第1旅第2團沿臨浮公路東進,其報話機通話內容已經全部被解放軍偵聽。解放軍晉冀魯豫軍區第4縱隊即集中第11、第13旅主力突然包圍進至臨汾、浮山間官雀村的國軍第1旅第2團,并于當夜殲其部。23日,國軍第1旅旅部率第1團由臨汾東援。解放軍第4縱隊第13旅阻擊援軍,第10旅將國軍第1旅旅部及第1團包圍于陳堰村。當日黃昏,第4縱隊主力和第24旅對官雀、陳堰兩地守軍發起總攻,“天下第一旅”的忠誠度和名氣顯然無法與戰斗力劃等號,經一夜激戰,至24日晨,“天下第一旅”被全殲,黃正誠被俘。

  陳賡在偵聽報話機旁,曾聽到“天下第一旅”在通話中談及“把蔣先生藏到窯洞里”之類的話,以為“天下第一旅”中有蔣緯國在。戰斗結束后經審訊俘虜才明白,“天下第一旅”的官兵竟然把大炮也稱作“蔣先生”。后來解放軍的確找到了“天下第一旅”旅部附近的四門美式山炮。

  “天下第一旅”的被殲,使胡宗南傷心萬分。他親自飛至臨汾,對師長羅列大加訓斥。10月3日,在山西運城重建了整編第1旅。1947年3月,新編整編第1旅參加了進攻延安戰役。3月19日拂曉,在胡宗南的嚴令下,其他部隊不得不讓道,讓第1旅最先進入延安,以示它沒有被殲滅,并宣傳說“前鋒部隊只差400米之遙,沒追到毛先生”。

  第1軍放棄對蔣忠誠的時刻

  1949年5月首都南京丟失后,國軍統帥部對于戰局已經回天乏力,西北國軍也被迫放棄西安退守漢中,繼又被迫退入四川。1949年11月,隨著解放軍日益向四川逼近,第1軍余部奉命緊急東援重慶。第1軍到達重慶時,解放軍已進逼重慶郊區。為穩定人心,蔣介石特令第1軍武裝整隊穿過重慶市區,讓市民們看見“武器精良,士兵皆系青年子弟,精神奕奕,而服裝整齊,軍容甚盛……”

  此時第1軍經多次整補,新兵大增,全無實地作戰經驗,重武器在崎嶇山路之地無法架設。在重慶激戰4天,第1軍損失慘重,第167師師長趙仁和一位團長戰死,營、連、排長死傷六七成,根本阻擋不住解放軍的凌厲攻勢。

  由于一部分國軍指揮者早有起義之心,對于第1軍所需汽車始終遲遲不撥,軍長陳鞠旅無奈只得將已有汽車撥給78師先行出發,命令第167師徒步前進,第1師最后行動,向成都撤退。11月30日,解放軍攻入重慶市區,蔣介石從白市驛機場乘專機飛往成都。12月初,第1軍余部也逃至成都。

  12月22日,第1軍軍長陳鞠旅奉命向南突圍。在付出了慘重代價后終于在26日推進到邛崍地區。這個時候第1師已經被打散,第78師殘破不全,第167師前后兩任師長陣亡。又加上長途跋涉,軍心渙散,對蔣介石的忠誠早已蕩然無存。陳鞠旅向大家征求意見時發現,多數將領都希望起義投誠。他聽從了曾被解放軍俘虜過一年的代參謀長喬治的意見,命令第1軍殘部放下武器,接受解放軍整編。

  1950年4月,退守西昌的第1軍最后部分——第1師第2團朱光祖部被解放軍聯合當地民眾全部消滅,只有陳鞠旅的前任軍長羅列化妝成乞丐逃出,經過一年的流浪,輾轉到達廣東,在1951年先至香港,最終去了臺灣。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红熊猫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