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红熊猫烟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研究  > 正文

蔣介石呈請為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備案

日期:2018-01-29 11:14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楊守禮 黃勝利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30年11月黃埔同學會奉命解散后,12月12日蔣介石即成立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科,指派田載龍為主任,負責聯絡、監督、指導及考核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實際上以另一個名稱繼續了黃埔同學會的工作。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科1935年9月升格為處,不再隸屬中央軍校本部,而是直接隸屬于軍事委員會。雖然中央軍校校長和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都是蔣介石,但隸屬軍事委員會就必須由蔣介石向國民政府報備。

  蔣介石的報備呈請與國府的批復

  1937年2月11日,蔣介石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的身份,向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申請鑒定審核和備案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并附有該處的組織條例、系統表和編制表(國史館,臺北,典藏號: 001-012071-0201)。其中提供了蔣介石對以黃埔軍校畢業生為主體的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群體高度重視的許多重要信息,是黃埔軍校研究及黃埔系形成研究的重要史料。其呈文如下:

  竊本會為明了并考察中央陸海空各軍事學校畢業員生之質量數量,以便于運用起見,添設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直隸本會,并經任命劉詠堯為該處處長、黃雍為副處長在案。所有該處組織條例及系統表、編制表等,亦經本會訂定。計全部官佐四五員。除已分令遵照外,理合檢同該項組織條例等,備文呈請

  鑒核備案。暨頒發該處關防、該處長官章各一顆,俾資信守,并乞速賜指令祇遵。謹呈

  國民政府主席林

  坿呈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組織條例及系統表、編制表各一份。

  軍事委員會委員長 蔣中正


1937年2月11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向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申請為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備案的呈文。

  呈文中的竊,舊時行文的自謙詞;理合,按理應當,舊公文用語,與后文“備文呈請鑒核備案”相對應;鑒核,鑒定審核;坿,即附。該呈文書寫在紅單線分隔之十豎格公文紙上,每段起頭均不縮格。句子應停頓處以隔點(、)標示,僅在行文最后“并乞速賜指令祇遵”跟一圓句號。全文共二頁,但呈文均在第一頁,第二頁僅為落款“軍事委員會委員長 蔣中正”。蔣中正之下鈐印一枚“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印” 篆字小方章,章邊長僅稍寬于豎格寬度。

  國民政府文官處2月11日當天就提出了擬辦意見:“核明備案,并飭印鑄局查照制發”(飭,chi,命令、飭令,與敕令同)。主席林森也于當日批示:“如擬”,并鈐印個人篆字小方章,加以確認。之后幾天,經文官長、局長、秘書、科長、科員、書記官的文案流轉,2月19日再由主席林森鈐印個人章,通過收文、交辦、擬稿、核簽、刊行、謄寫、校對、蓋印、監印、封發各個程序后,于2月20日向軍委會發出指令:

  指令 第三一四號

  令軍事委員會

  二十六年二月十日公一字第三一二零號呈一件,為本會添設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擬訂該項組織條例、編制表、系統表,呈請鑒核備案,并乞頒發該處關防官章,以資信守由。

  呈件均悉,準予備案。關防官章并經飭局鑄發矣。仰即知照。坿件存。此令。


國民政府主席林森1937年2月20日向軍事委員會發出的指令。

  該指令文本共兩頁,雙紅豎細線分隔之八格公文紙。兩頁并排騎縫置頂45度斜鈐印“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印”,同印上下鈐印兩次,中間印框角重疊。篆字正方印,印雙邊寬為印文部分寬度之半。兩次鈐印之高度與公文紙豎格高度相抵,但印跡上移至公文紙頂。

  文件在文官處流轉10天,這10天還包括敕令印鑄局鑄造關防官章。辦事條理分明,對于偌大的國民政府,效率頗高。

  畢業生調查處組織條例、系統表和編制表

  蔣介石在這份呈請報告里,附有畢業生調查處組織條例及系統表、編制表各一份。其中“軍事委員會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員)生調查處組織條例”共17條。第1-3條分別說明設立畢業生調查處的目的、隸屬關系和權責,這是本條例的核心內容;第4至12條列出該處職員的設置,及各職務人員的領導關系、人數和應盡之職責;第13-14條為該處下屬機構和視察員的規定;第15-17條是對其他未盡事宜的約定。具體條文如下:

  第一條 本會為明了并考察中央陸海空各軍事學校畢業員生之質量數量,以便于運用起見,特設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以下簡稱本處)以掌理之;

  第二條 本處直隸于軍事委員會;

  第三條 本處對于中央陸海空各軍事學校畢業員生有調查、登記、指導、考核、通信、統計、獎懲、介紹工作、特殊救濟、臨時召集、訓練、呈請分發任用、擇優保送國內外升學及呈請開復學籍等權責;

  第四條 本處設置職員如左(原文書寫由右向左,故下文在左):處長、副處長、秘書、科長、股長、股員、司書、獎懲委員;

  第五條 處長承委員長、副委員長及常務委員之命督率所屬綜理處務;

  第六條 副處長輔助處長辦理本處一切事宜;

  第七條 秘書承處長、副處長之命辦理處務;

  第八條 科長承處長、副處長之命辦理本科一切事宜;

  第九條 股長承科長之命主理股務;

  第十條 股員承科、股長之命分理股務;

  第十一條 司書承長官之命辦理該管事務;

  第十二條 獎懲委員承委員長、副委員長、常務委員之命,及處長、副處長之指導辦理畢業員生之獎懲事宜;

  第十三條 本處于中央各軍校及全國各省市、各部隊設立通訊處或直屬通訊分處,或直屬通訊小組。其組織系統及章程另定之;

  第十四條 本處因業務之需要得派視察員若干員視察各級地、軍區通訊機關。其視察辦法另定之;

  第十五條 本處編制表、服務規程及其他章則另訂之;

  第十六條 本條例如有未盡事宜得呈請修正之;

  第十七條 本條例自奉準之日起施行。

  原文沒有標點符號,這里的標點符號為本文作者所加。呈請報告同時還附有一張“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員)生調查處組織系統表”和一份編制表。我們將二者綜合敘述如下:軍事委員會,下設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員)生調查處,設處長(少將)副處長(上校)各一名,秘書(中、少校)各一名。下設第1、2、3三科,每科設科長(中、上校)一名;每科轄2股,共6股,名稱依次為登記股、通訊股,統計股、考核股,文書股和事務股。每股設股長(少、中校)一名,股員(少校、上、中尉)3—5名不等。處內另設司書(少、準尉)7名,視各科業務繁簡臨時支配。以上官佐計45名。此外處內設上士文書3名、軍需1名,下士衛士1名,傳達兵、炊事兵、公役兵等,士兵計24名。編制總名額69人。

  獎懲委員會由少將、上校共9人組成,承軍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及常務委員之命,及處長、副處長之指導辦理畢業員生之獎懲事宜,因不支薪金,未列入編制。

  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在中央各軍校及全國各省市、各部隊軍事單位設立通訊機構:各軍校通訊處、地區通訊處、地區直屬通訊分處、軍區通訊處、軍區直屬通訊分處、海外直屬通訊分處和直屬通訊小組,其主任、副主任由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聘任,并受其領導。

  三科六股的設置,股的名稱和歸屬,在組織系統表和編制表里不完全一致。如第一科下轄兩股,在組織系統表里是指導股、考核股;而在編制表里是登記股、通訊股。再如考核股,在組織系統表里歸屬第一科;而在編制表里歸屬第二科。這可能表明該處有些部分還處在調整過程,當然更可能是秘書工作疏忽,領導審核不嚴。無論如何,在當時最高國家機關的呈遞文件中出現這樣的疏忽是極不應該的。

  呈請報告的附件中,關于畢業生調查處的結構設置、人員數量、職務、軍銜等內容,隨時間而變化,這里只是呈報當時的狀況。譬如以后增加了上校主任秘書,擔任過此職的有謝遠灝(黃埔1期)、陳家炳(黃埔1期)、田紹翰(黃埔5期)等。其后謝遠灝被提升為少將副處長、處長;陳家炳升為副處長;田紹翰任黃埔子弟學校——重慶中正學校副校長。

  1937年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正副處長分別定為少將和上校,有作者說中央軍校畢業生調查科時期,就設中將主任、少將副主任。這其中的區別可以作如下解釋:民國時期實行的軍銜制度有兩套:官階制和職階制。如果職階為少將師長,其官階受銓敘任官年限的限制,可能是陸軍步兵上校,甚至是陸軍步兵中校。校、尉官的官階有兵種之分,如步、騎、炮、工、輜重、裝甲兵等,而職階則沒有兵種之分。民國政府保留了北洋政府的待遇制度,如少將師長支中將薪。民國政府對部分陣亡、病逝、事故死亡軍人,給予追晉官階待遇,如少將師長死后追晉中將師長(晏歡、胡博編著《中緬印戰區盟軍將帥圖志》,海峽出版發行集團鷺江出版社,2016年10月)。處長劉詠堯到1945年6月官階才被正式晉升為中將,副處長黃雍是在1946年7月官階正式晉升為中將,這時他們早已不擔畢業生調查處職務了。黃雍1935年中到中央軍校畢業生調查科任副主任,和1937年任畢業生調查處副處長時正式官階軍銜都是上校,但早在1926—1927年黃雍被任命為緝私衛商檢查總隊長時,他的職階軍銜就是少將了,1932年任第10師書記長和1934年任獨立31旅旅長時亦為少將職階軍銜。直到1938年6月2日,黃雍才正式晉升為官階少將軍銜。處長劉詠堯也早在1929年4月調任50師政治部主任時就給予陸軍少將職階軍銜,9月又進職階中將,但這不是國民政府正式頒給的官階軍銜。畢業生調查處處長、副處長官階軍銜后來提升至中、少將。分處主任軍銜以后為少將,如擔任過江西通訊分處少將主任的王公亮(黃埔1期)、謝振華(黃埔2期);副主任一般為上校,如綏遠通訊處副主任陳列修(黃埔6期),浙江通訊處副主任胡履端(黃埔2期)等。各軍校通訊處的正副主任一般分別為上、中校,如陸軍大學通訊處主任為上校徐培根,第四分校通訊處副主任為中校林伯民。

  1935年4月,南京國民政府正式將國民革命軍軍官軍銜的授予,納入中央統轄的任免程序,對少校以上軍銜(后改為少將以上)的授予,均需于《國民政府公報》頒布,具有國家認可的權威性和準確性,這就是官階軍銜。認為中央軍校畢業生調查科時期,就設中將主任、少將副主任,是按當時主任劉詠堯和副主任黃雍原有職階軍銜列出的。1935年4月至1949年9月,國民政府共授予少將以上軍銜4461人次,其中上、中將分別為133人和958人(陳宇《黃埔軍校大事記》,見《黃埔》2014年增刊《黃埔軍校史料匯編(珍藏版)紀念黃埔軍校建校九十周年(1924-2014)》)。國民革命軍軍官的官階軍銜,常常比其職階軍銜低1—2級。

  蔣介石對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組織管理一直很重視,這從臺北國史館“蔣中正總統文物”的某些電文可見一斑。1939年3月31日,電令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主任:“應該注重學生畢業后之考核聯系等工作,希即切實設計如何健全,使能盡賁生效。”(典藏號:002-010300-00021-059)1946年7月7日,他特別電令陳誠:“中央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之組織應切實加強,并遴選負責任、有能力之人員主持。希擬具辦法及人選呈報為要。”(典藏號:002-080200-00553-060)。對畢業生調查處正副處長的選聘也很慎重,只在黃埔系核心成員內洽商和聘用。蔣介石1941年給胡宗南電報云:“中央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副主任一缺尚無適當人選,希即保舉二人候核為盼。”(典藏號:002-070200-00011-001)

  畢業生調查處的工作

  “軍事委員會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員)生調查處組織條例”中,對其權責已有明確規定。畢業生調查處處長劉詠堯呈報的“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1939年度工作綱要及1935年5月至1938年底工作簡報”(國史館,臺北,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002-080102-00120-003),對于我們今天了解畢業生調查處的工作很有幫助。

  登記工作:核準學籍登記單位共有中央軍校等86個;截至1938年底,各單位畢業人數146,862,其中已發登記證者77,268,正在核發登記證者44,275,未登記者25,319。1937年各軍校開始辦理集體登記,修訂登記規則和表格,調查未統計同學數量,并限定1939年內一律補行登記。調查本年各軍校班次和畢業生人數、現任科長團長以上同學數量、抗戰傷亡同學數量、抗戰期間獎懲同學數量、亡故同學生平事跡及家屬情況、各軍校、機關及部隊本年度之概況。統計如下事項并制相應圖表:各軍校歷年畢業人數及各兵科人數,本年各月學籍登記人數,本年各月本處所屬通訊組織數量增減;編造上年和本年度各軍校畢業生總名冊;征集各級組織同學總名冊并分別保管。

  組織與考評工作:擬定和調整各軍校通訊組織,積極完成部隊通訊組織,設立邊區省市通訊組織。蘇、浙、魯、豫、皖、贛、湘、鄂、閩、粵、川、黔、陜、滬等14省市已設通訊處,1938年將增設滇、桂、甘三省,1937年已于歐洲柏林設立通訊處;各軍區原有通訊處148個,軍隊編并后為58個;各軍校有通訊處25個,各機關有13個。各師通訊處由本處專派干事,舉辦工作人員研究班,密切與服務中央各機關(軍訓部、執法總監部、撫恤委員會、銓敘廳四單位為特要)同學的聯系;按月考查各級通訊組織工作報告并評定成績等次;按畢業生調查科形成的成規,總處和各下級通訊處以談話形式對同學進行嚴格的個別考評。考核同學的主要目的,在于確定分發失業同學工作的標準。除隨時考核外,不時進行必要的考試。1935年、1936年分別考評1637人和1652人;1937年為保送社會軍訓教官,在南京舉行三次考試,與試者1546人;1938年在武昌對集中管理之失業同學舉行總考試一次,2367人與試,按成績呈請分發;在長沙對考取的失業同學362人編隊訓練后分發工作。違反紀律注記、注銷亦為考核工作之一,1935—1938年同學違紀案共1296件,注銷違紀案542件。

  制定特種考核表,以簡單實在、易于填寫為原則,尤注重學識、能力、思想、品行、體格、精神、生活、交游、經歷、獎懲等項;制定考核卡片分發各級組織填報;擬定各種考核方法,通令各級組織辦理;訂定本處工作人員協同考核辦法;委托各方同學為情報員,并訂定情報員須知。

  黃埔同學會及畢業生調查處對畢業生的調查考核工作,與國民政府黨政軍各系統調查處對其管轄人員的調查類似,只是黃埔同學會及畢業生調查處成立很早,工作經驗比較豐富,為以后成立的各系統和部門的調查處所重視和借鑒。例如1939年7月才成立的由陳果夫任主任的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第三處,下轄的侍七組就主管人事調查工作,是該處首要工作。所以陳果夫選其親信中統留德文人濮孟九任組長,首任副組長侯鼐釗就是原中央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第二科科長兼統計股長,借以移植和借鑒畢業生調查處的調查經驗和工作流程。

  調查處工作從調查做起,登記、考核、任用均以調查為重要根據,調查工作比較繁雜困難,調查對象眾多,適任調查工作的職員亦比較難得。調查內容是考查其品德能力,是否適才適任。調查的步驟是,首先收集調查對象學習、訓練、工作各個期間的履歷卡片、受訓記錄(如受訓評語、自傳、工作報告書等)、上級視察報告、首長考核評語、其他機構的人事調查報告、周圍輿論評價;然后書寫調查報告,其格式并不復雜,除姓名、年齡、籍貫、學歷等基本信息之外,調查項目僅有“人”與“事”兩項,記載調查對象的思想、能力、行為、性格、人際關系及工作態度。調查資料的來源很多,調查的項目也不少,但調查報告字數并不多,一般二三百字,言簡意賅,清楚地把該員之特征、作風描述出來。調查報告甚為簡單,但并不敷衍了事,調查很仔細,連關鍵性的細枝末節都不放過。

  指導工作:使同學思想、學識、工作及修養不斷進步,加強士兵精神和技術訓練。督促各級組織舉行小組會議和讀書會,編發每周政治討論題目、結論及應讀書報,策勵同學徹底實行精神總動員和新生活,積極參加黨的活動;組織職員眷屬敦親會,辦同學眷屬職業補習班,隨時訪問來渝同學;征集陣亡同學遺物、遺著、遺墨及同學抗倭戰利品、戰事影片。編印本處法規、各級通訊組織工作大綱,恢復《會聲月報》;編纂《血花叢書》:黃埔論叢、黃埔事業集、精忠錄、校長訓話集等;添購社會科學和軍事學必讀書籍;分類編號整理原有圖書、卡片及編擬檢字法。組織時事、政治、經濟、軍事、文藝、工作方法各類座談會、辯論會;組織各種戲劇、樂器、歌詠音樂會和球類、田徑、游泳等體育活動組。

  救濟與培訓:對失業、久病、殘廢、衰老或病故同學和殉難同學家屬給以撫慰,并盡力設法介紹工作或酌予資助。1935年9月至1936年12月,經畢業生調查處救濟者計3520人;1937年春為50名重傷同學設訓練班,然后分發到各殘廢教養院服務。1937年8月至1938年7月,分發失業同學工作7,814人;1938年8月起,將未分發的失業同學編為畢業生調查處軍官總隊,施以相應訓練,1938年底集中分發3658人。以上兩筆由該處分發工作同學數11,472人。軍官總隊隊部設重慶,3個大隊分駐寶雞、桂林和宜昌,分別辦理失業同學集中管理訓練事宜,同時也酌情對個別同學進行保薦,未分發前由軍政部每月發給15元生活費。

  調查統計:為掌握同學分布的動靜態狀況,制定了58種統計表格(各項通知書、注銷紀律案擔保書、考核表、自新案調查表、請求救濟考核表、紀律案分姓注記子冊及注記注銷母冊、分發失業同學登記簿等),并隨時對其進行統一整理和修正。逐月統計介紹工作人數、資助人數、本處軍官總隊登記及分發人數、紀律案注記注銷人數、長于軍事政治黨務工作同學人數等。得到如下統計數據:東征北伐到抗戰1937年前傷、亡同學數分別為1768人和1336人,歷年病故者3182人,以上合計6286人,占當時畢業人數百分之二十余。積極調查抗戰以來同學傷亡人數,除催辦后方醫院查報外,并派員查抄軍委會撫恤委員會底案。截至1938年7月底,抗戰傷、亡同學數分別為593人和638人,合計1231人,其中團長以上傷、亡人數分別為32人和82人,計114人,空軍陣亡人數49人,犧牲同學遺族情況也同時進行調查。現任戰區司令和代戰區司令同學各1人,集團軍總司令4人、副總司令7人,軍長46人,師長123人,師管區司令21人,補充兵訓練處長19人,以上計222人(除去同時兼職為210人)。

  實行新定文書處理辦法;整理新案、清理舊案,設立銷毀公文登記簿;匯集歷年上級令文法規,分訂成冊;編印歷年重要文件。清理本處此前經常、通訊、特別等費賬目,及本處軍官總隊經常費和學員維持費賬目,清理此前捐款賬目;審核各分處等下級單位經領款項的報銷,審核本處由衡移渝旅費的報銷;畢業生調查處及各省分處每月預算共僅9700余元,致人力不敷工作之需要;設立簡單醫藥室,設立無線電臺、小規模印刷廠、本處職員消費合作社及新生活宿舍重慶分舍。

  特種工作:組織本處計劃委員會;設立抗戰陣亡同學遺族工廠(軍政部已撥1萬元開辦費,在渝籌建中);恢復中正學校,督令各分處籌設中正分校;建筑中正新村附設農場;組織本處戰地服務團,1937年10月和1938年6月,先后已派劉詠堯、謝遠灝、張彌川、孫常鈞、王家槐等分赴淞滬、晉綏、平漢東、平漢西及皖浙等戰區視察慰勞。

  畢業生調查處內名為“會報”的秘密組織

  畢業生調查處登記在冊同學被要求只能參加國民黨和三青團,如加入其他黨派者即被調查或除名。此外畢業生調查處還有一個名為“會報”的秘密組織,“會報”有中央、地方、分區和小組各級組織。中央和地方兩級會報的工作人員均以調用為原則。參加會報人選標準:首先排除“思想不穩、政治路線不明、貪污腐化、瀆職無能之同學”,成員要“對三民主義有正確之認識,堅定信仰,不因失敗而動搖”,“對領袖之偉大領導,不因一時之利害而妄生疑議及背離之言行”。負責人及聯絡員不以奉派和領導者自居,應本親愛精誠之精神,謙虛懇切之態度為同學工作和服務。負責人及聯絡員的談話要點,應以政治綱領為依據,不得隨意發表個人意見。

  會報對外絕對保守秘密,辦事力求革除機關衙門官僚化作風。各級會報工作地點應有嚴密之掩護,工作人員絕對不得暴露身份,各級會報負責人均應使用化名,文件傳遞應確保機密,建立交通網,避免使用郵電方式。地方與地方、小組與小組之間,非經上級指定不得發生橫向關系。

  關于畢業生調查處的“會報”組織,目前還僅見于劉詠堯的上呈報告。由于劉詠堯身為畢業生調查處處長的特殊地位,而且是呈上的報告,所以這個組織應該是存在過的。但曾任畢業生調查處副處長的黃雍,及其他有關人士留下的關于畢業生調查處的文字,卻并未提到這個組織,而且關于該組織的“注意事項”文件,劉詠堯特別注明“本人親自保存”,所以這個組織有可能僅處在設計過程,并沒有形成氣候。

  畢業生調查處對軍校畢業生管理、控制、使用和護佑的重要作用,關系到黃埔軍人、中央軍校畢業生、乃至國民革命軍的思想政治素質提升和黃埔精神的傳承,關乎黃埔系的形成。我們將在另文中就中央各軍事學校畢業生調查處,及其前身黃埔同學會的作用和歷史定位,進行些許拋磚引玉的分析和探討。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红熊猫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