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红熊猫烟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2018年第六期  > 正文

我與黃埔老兵

日期:2019-01-25 11:20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顧少俊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上小學的時候,我就見過黃埔軍校的一些小資料,也聽老師講過,黃埔軍校建在廣州黃埔區的一個島上,是孫中山先生在中國共產黨的幫助下建立的,周恩來擔任過軍校的政治部主任,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是黃埔1期生,陳賡大將是黃埔4期生,抗日英雄趙一曼是黃埔6期生。老師還說過,黃埔軍校的大門兩邊有這么一副對聯:升官發財請往他處,貪生怕死勿入斯門。從那時起,我就對黃埔軍校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希望更多地了解黃埔軍校。

  近年來,我參加關愛抗戰老兵活動,并采訪了一些黃埔抗戰老兵,在與他們的接觸中,我對黃埔軍校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對黃埔精神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我采訪過安徽黃埔抗戰老兵崔思群。采訪前,我在網上看了崔思群的信息。

  崔思群,1921年出生,黃埔15期生,第8軍103師307團上尉連長。1944年松山戰役中,崔思群連攻打滾龍坡。全連177名壯士,最后只有8名壯士以勝利者的身份踏上滾龍坡。戰后,崔思群連升三級。

  1955年,崔思群蒙冤入獄。1979年平反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告訴他,每月可到鄉里領30元生活費,他一口回絕:“不要!我上山砍柴養活自己。”

  崔思群有個堂弟當過臺灣太平洋艦隊司令。1988年,堂弟到大陸探親,縣委派人接崔思群到縣里見他弟弟,崔思群一臉嚴肅:“我是黃埔15期,他16期。我當營長時,他是連長。我是哥哥,他應來見我。”

  這是一個有個性,又有點桀驁不馴的老兵,可能不太好接近。——看了崔思群的材料,在我腦海里留下了這樣一個印象。

  在安徽見到崔老時,他剛從山上砍柴回來,精神不錯,我心里高興,看來此行不虛。

  崔老聽說我是從南京過來的,趕緊問:“吃過飯了嗎?”崔老的熱情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離。交談中發現,崔老是一個可親可敬的老人。他出生于書香門第,自幼飽讀經史子集,講話很有條理。我腦海里對他最初的猜測慢慢消失了。

  當我問到他:“1979年,教師的工資只有二十幾塊錢,國家發30元生活費給您,這相當于公務員的待遇了,您為什么不要?難道對政府有意見?”崔老嘆了口氣說:“你想錯了,我很感謝政府。‘平反’我已經很滿足了。我在軍校學的是打仗,和平年代,一點也用不上。我不能為國家干事,怎能去拿國家的錢。無功不受祿啊。”

  我說:“您是抗日英雄,為國家作過貢獻。”

  崔老擺擺手,說:“抗日是每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不值得驕傲。那錢我不能拿,那錢我不該要。”崔老最終沒有要那筆錢。

  2013年,崔老生活不能自理,南京關愛抗戰老兵志愿者把他接到南京榮平敬老院住。崔老住榮平敬老院期間,我去看過他幾次。崔老得知我是專程來看他,很過意不去,對我說:“你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別在我一個老頭身上浪費時間。”

  崔老在敬老院沒住幾個月就中風了。南京志愿者王寧打電話告訴我:“崔老腦組織部分壞死。”我問:“有沒有危險?”王寧說:“很難說,現在每天醫療開支1000多元,我們在想辦法籌錢。”我立即趕到南京看望崔老,對他說:“我有朋友在新聞界工作,我幫您籌錢,您別擔心!”此時崔老身體已經很虛弱了,他無力地搖了搖頭,艱難地一字一頓地說:“不能那樣做,不能向國家和人民伸手……不要毀我一世英名!”崔老聲音不大,但一字一句像驚雷,震撼著我的心靈。

  當初為“打倒列強!除軍閥!”“統一中國”而誕生的黃埔軍校,培養了成千上萬的黃埔學子,為拯救國家危亡浴血沙場。黃埔精神的核心是愛國。因為愛國,所以他們的心態是向上的,心胸是開闊的。在他們心中,國家利益高于一切。

  黃埔老兵吳春祥是江西人,“盧溝橋事變”爆發,他放棄電信局高薪職位,毅然從軍,經歷過南京保衛戰、長沙會戰、桂柳會戰等多場大戰役。2013年,我在南昌找到吳老時,他住的房子是租的,家中很簡陋。吳老當時雖然95歲,但記憶力好,思維敏捷,采訪進行得很順利。同年年底,南京志愿者托我到南昌請吳老來南京玩,于是,我和吳老一起在南京好幾天。

  吳老回南昌后,我寫了一篇《老兵回南京》的文章寄給吳老。吳老看了文章后,給我打電話說:“文章寫得很好!”我說:“應該感謝您的指點。”這篇文章提到南京保衛戰,吳老說:“南京保衛戰期間,南京的老百姓對我們非常支持,給我們送吃的,送喝的。我看過很多寫南京保衛戰的文章,他們沒有提到南京老百姓對軍隊的支持。”吳老的話給我的文章提供了新的素材。

  2015年中秋節,我給吳老打電話,吳老的兒子告訴我:“我爸爸走了。”我心中一驚,吳老身體不錯,我原以為活到100歲不會有問題。

  我問:“吳老臨走前說了些什么嗎?”吳老是我采訪的老兵中給我印象較深的一個,他談吐樸實,沒有什么豪言壯語。

  “我父親過世前說過一句話。”

  “什么話?”我心中隱隱期待。

  “個人得失無所謂,國家不能有災難。”

  “還說了什么?”

  “沒有了。”

  我忽然想起沈陽報社一個叫孫晗的記者,在微信上對我說過這樣一段話:“吳老和那個時代許許多多的中國人一樣,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扛起了搖搖欲墜的國旗,他們的實際行動比千萬句豪言壯語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抗戰的經歷是他們人生中至高無上的光榮。”

  還有無錫黃埔抗戰老兵章所敬,他平時很少買新衣服,吃得也很簡單,中午飯一菜一湯。章老建國后在糧食局工作,經濟條件不錯,經常捐款給貧困學生和一些需要幫助的人。

  朱元琮,常州人,黃埔8期生。20世紀90年代,他從臺灣回大陸探親,見母校塘橋小學校舍簡陋破舊,一次性捐出他的積蓄12萬美元重建母校。朱元琮不喝酒,不吸煙,平時只飲白開水。

  ……

  黃埔老兵們用他們的言行詮釋黃埔精神。他們都有一顆憂國愛民之心,雖然個人的經歷跌宕起伏,但他們從不計較個人得失,處處以國家利益為重。

  在這些黃埔老兵家中,你會發現,房間里收拾得整整齊齊。他們的被子、毛毯都折疊得像刀切般地正方;毛巾、鞋子、衣服都放在固定的位置。雖然都已年過鮐背,但腰板仍然挺直。

  我和黃埔老兵們打了多年交道,這些事例不勝枚舉。黃埔老兵們身上強烈的愛國心,無私忘我的精神,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和傳承。在今天,黃埔精神更是我們促進兩岸和平統一,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大動力。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红熊猫烟 455298902641511251703368122373066590988308547446477140881492392450219777625797967509147378764770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