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红熊猫烟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2019年第二期  > 正文

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門樓遺跡考證

日期:2019-04-02 14:49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張定勝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27年3月,國民革命軍北伐部隊從軍閥孫傳芳手中攻占了南京,并于4月成立了國民政府。北伐軍中有大量軍官都畢業于國民黨與共產黨在1924年6月于廣州共同合作組建的陸軍軍官學校(即黃埔軍校)。隨著國民政府的成立,1928年黃埔軍校也搬遷至南京,并于3月經中央軍事委員會下令改為“中央陸軍軍官學校”。90年過去了,南京黃埔軍校的建筑隨著時代的變遷所剩無幾,但尚有部分遺存如勵志社、大禮堂、校長蔣介石“憩廬”等。近期筆者發現玄武區黃埔路上一個水泥鋼筋混凝土的立柱(路西側)年代久遠,很似民國年間的物件,而這個立柱正對面就是“勵志社”西門,這引發了筆者對其是否和“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有關聯的追本溯源的考證。

  

  南京中央軍校正門(第一道門)。門后建筑建于1908年。

  

  中央軍校第二道門,位置是在一個十字路口,路中間可見交通崗亭一個(今珠江路東段),遠景是軍校第一道正門。此照應該拍攝于上世紀30年代初期的一個秋冬季節。

  

  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校址當時就選擇在南京城東北的前清新軍炮標、馬標訓練地——小營位置,占地約2.35萬平方米(今南京玄武區原南京軍區)。軍校從1928年開始建設至1933年整體結束,耗時近6年,建有西式校舍樓房總計1075間,是當時我國最具現代化的陸軍軍事院校。軍校正門坐北朝南(此正門由前清陸軍部建于1908年),于正門至中山東路形成一條1200米南北長街,取名為黃埔路,此名稱一直沿用至今。路西有國民政府衛生署、中央醫院、航空委員會,路東有勵志社、國民黨黨史陳列館,路南是政治區公園和明故宮飛機場,此地屬于當時南京中央政治區建設區域。

  

  1937年南京老地圖標注黃埔路上“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的三道門樓,筆者為其分為正門、中門和前門。中央軍校是建立在清末“陸軍中學、炮標、馬標”的藍線范圍區域內的。

  

  為慶祝黃埔軍校建校十周年搭建的彩樓。

  

  1935年航拍黃埔路、勵志社、軍校全貌照片。可見黃埔路上(紅圈內)的過街牌樓。

  從南京中央軍校歷史遺留的照片看,由軍校正門往南到中山東路止,在這1000多米長的道路上歷史上曾有過三道門樓。第一道就是建于1908年的軍校正門,第二道在正門南約500米處,第三道在中山東路處。

  而軍校前門即中山東路這個門樓,是一個東西跨越黃埔路,連接中央醫院與勵志社的簡易牌樓式樣。筆者從一張扎成像城門一樣的臨時彩樓照片中仔細放大辨認,此彩樓橫幅上寫著“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成立十周年紀念大會”字樣,得知這張照片應該拍攝于1934年夏(黃埔軍校成立于1924年6月16日)。照片中的彩樓后面隱約可見一個跨街橫幅,這就是我們今天考證的牌樓。

  

  筆者又從兩幅標注于1935年南京勵志社、中央醫院航拍的照片中看到,原先黃埔路上的彩樓沒有了,只有一個跨街的“簡易牌樓”(照片中紅圈處),這樣筆者通過以上照片得出,拍攝于1934年夏的臨時彩樓后面的橫幅就是這個簡易的跨街牌樓。

  

  1937年12月13日,日軍占領南京掃蕩城市照片。從中可清晰地看到這個牌樓的面貌。

  

  另一張不同角度黃埔路上此牌樓位置的照片。

  

  攝于上世紀30年代中期的南京陸軍軍官學校西式樓房。

  不久前,筆者從朋友楊再辰先生那里看到一段1937年南京保衛戰時期的紀錄片視頻,視頻中更加清晰地看到了這個牌樓立柱的全貌。這段視頻是當時留駐南京的意大利記者拍攝,攝于1937年12月13日下午突破中山門后的日軍對城市進行掃蕩期間。視頻中,日軍第16師團一隊步兵正在黃埔路上等待一輛入城的日軍“89式中型戰車”,準備向中央軍校掃蕩。從截圖照片中可清楚地看到這個簡易牌樓立柱橫幅上清晰地由右向左書寫著“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橫幅最右側前款兩行放大后隱約可辨認為“民國*年”。左側落款雖也不清楚,但從書法字體風格看,筆者推測為民國著名書法家、國民黨元老、國民政府監察院院長于右任先生的魏碑手筆。推斷理由是這張橫幅的字體及呈“s”狀的左側豎式落款,這是于右任落款的招牌寫法。對照于右任先生為南京中央商場、中央陸軍軍官學校訓練班的“中央”二字的結構、筆法的規律以及書法對聯落款形式,筆者認為這個牌樓橫幅題字是于右任題寫的可能性極大,而不是另一位民國書法家、國民政府主席譚延闿的題字。譚延闿書法是方正的顏體風格,這里的“央”字是略扁的魏碑體,雖然譚延闿是首先為廣州黃埔軍校題寫校名的政要,但這里應該不是譚式書法。

  抗戰勝利后,原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校址改為國防部所在地,中央軍校留在四川成都沒有遷回南京,但這個牌樓還在,只是字樣變換了。

   

  黃埔軍校從廣州遷校至南京共開辦了8期(抗戰爆發前),從黃埔第6期至13期的黃埔師生從這個牌樓下走過,奔赴抗日戰場。它見證了南京本校的滄桑建校歷史,又經歷南京淪陷的屈辱過程。世事變遷90年,當年栽種的小樹苗今天已經是蔽日的參天大樹,南京的民國建筑在幾十年的城市建設中留存不多了,不成想今天還能在玄武區黃埔路上幸存一件疑似中央軍校的遺物殘件,真屬不易!

  

  牌樓立柱遺存已部分剝落損毀,可露見2公分方形竹節鋼筋。懸掛橫幅的角鐵支架殘件尚存。

  

  黃埔路中央軍校牌樓繪制模擬損毀東側立柱位置。2

  此殘件立于馬路西側道路綠島之中(緊鄰軍區總院),鋼筋混凝土澆筑,西式風格。從表皮剝落處可見內扎2.5厘米方形竹節鋼筋,柱高約8.5米,四方形制,每邊長52厘米,頂部有兩層四方臺階。原本頂端有白色圓球裝飾(可能是一對圓燈),但早在1949年時便不見蹤跡了。此立柱向東側方向尚留有銹跡斑斑的當時橫幅固定架殘根。由于90年的歲月洗刷,目前立柱上半部表面水泥層有部分斑駁脫落,使得一些鋼筋暴露出來,底部雖未剝落,但已經風化,隨時有大片脫落的可能。即使如此,目前看上去還算穩固,說明當時的建造技術質量還是不錯的。

  

  本文作者考察立柱時留影。

  經過筆者對多幅該地歷史照片進行研究及反復實地考證,再通過今天同角度照片今昔對比,此立柱可以確定就是當年中央陸軍軍官學校跨街牌樓的立柱。牌樓本來有兩個立柱,因為多年前的擴路,東邊的立柱已被拆除。

  

  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城市都有她的歷史記憶,這些記憶不應隨時間歲月的流逝而抹滅。今天,原南京國民黨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歷史遺存建筑,哪怕一點的留存都是有價值的歷史記憶,何況這黃埔路上原先三道軍校門樓兩道早已不是原物,唯有這個門樓立柱殘件尚是90年前的原物,我們更應珍惜,沒有理由不加以妥善保護。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壘土。”南京的大歷史離不開對這些點滴記憶的回望,對歷史的敬畏也許就體現于此。

  (本文作者為黃埔軍校西安第七分校第15期后人)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红熊猫烟 5812711459159071128691941779209039269901181428755311677610380863414522190221588210410298179472628555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