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红熊猫烟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紀念文章  > 正文

高舉黃埔大旗,促進和平統一

日期:2019-07-29 10:41 來源:黃埔軍校同學會 作者: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摘 要:臺灣是中國一部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歷史和法理事實,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改變的!兩岸同胞都是中國人,血濃于水、守望相助的天然情感和民族認同,臺海形勢走向和平穩定、兩岸關系向前發展的時代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改變的!國家強大、民族復興、兩岸統一的歷史大勢,更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阻擋的!

關鍵詞:海峽兩岸  一家親  炎黃子孫  中國人 中山先生   寶島

臺灣 黃埔軍校  黃埔精神 一國兩制  和平統一 偉大復興  中國夢

正文:

葉八條,江九條,九二共識應記牢。
和平統一宏圖描,一國兩制最重要。
海峽兩岸一家親,共同先祖是舜堯。
百年血淚屈辱史,山河破碎風雨飄。
感恩中山謀略高,為驅韃虜建軍校。
國共攜手驅虎豹,倭寇投降列強逃。
骨肉相殘豺狼笑,同胞莫再搞內耗。
攜手架起連心橋,國富民強赤縣嬌。
    
這是本人為紀念《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題寫的詩歌《九二共識應記牢》中的詩句,因為
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華民族是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凝聚力的,盡管在歷史上曾經有過幾次外族入侵和內部紛爭,都不曾使我們的民族陷于長久分裂。

只是在70多年前,由于中國內戰延續和外部勢力干涉,海峽兩岸陷入長期政治對立的特殊狀態,致使有一少部分人,對臺灣的歷史比較健忘,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我也趁這個機會,給海峽兩岸的同胞們重溫一下寶島的悠久歷史,在有理有據中,讓所有炎黃子孫,強化海峽兩岸,原本同屬一個中國的認同感。

兩岸一家人,歷史來作證。臺灣同祖國大陸的淵源深厚而久遠,在遠古時代,臺灣和大陸本來連在一起。后來由于地殼運動,相連結的部分陸地沉為海峽,臺灣遂成海島。

1971年和1974年,考古學家們兩次在臺南縣左鎮鄉發現了迄今為止臺灣最早的人類化石,被命名為左鎮人。專家學者們認為,左鎮人是在3萬年前從大陸到臺灣的,與福建考古發現的清流人東山人同屬中國舊石器時代南部地區的晚期智人,有著共同的起源,都繼承了中國直立人的一些特性。臺灣的早期住民,大部分都是從中國大陸直接或間接移居而來的。

臺灣的早期開發,凝聚著我們祖先的血汗,融匯著我們民族的精神。中國的史籍記載中,臺灣在戰國時代稱為“島夷”,前后漢和三國時代稱“東鯤”、“夷洲”。歷史上對臺灣的稱呼有近十個,不同的稱呼卻反映了中華民族對臺灣寶島的關心和期待

公元230年(三國吳黃龍二年)春天,吳國君主孫權派遣將軍衛溫、諸葛直衛溫組成了一支有一萬水兵,三十余艘戰船組成的隊伍,帶著足夠的食物和淡水,揚帆出海,浩浩蕩蕩,從章安(今浙江臨海東南)啟程,經臺州灣出海,沿海岸航行到福州、泉州,然后橫渡臺灣海峽,在今臺南市和嘉義一帶登陸,到達被他們稱為“夷洲”的臺灣。登陸后,衛溫、諸葛直將臺灣土著居民數千人遷往大陸,這是歷史上有書為證的中國王朝第一次與臺灣的聯系,也是中國大陸居民利用先進文化知識開發臺灣的開始。

回到吳國的臺灣人,介紹了當地的風土人情,吳國臨海郡太守沈瑩,根據從臺灣返回的吳國官兵和帶來的臺灣居民介紹的詳細事實,在公元264年至280年間寫下《臨海水土志》(見《太平御覽》第780卷 )一書。他稱這片海上的土地是“夷州在臨海東南,去郡二千里,土地無雪霜,草木不死,四面是山,眾山夷所居。山頂有越王射的正白,乃是石也。此夷各號為王,分劃土地人民,各自別異。”“土地饒沃,既生五谷,又多魚肉。”還介紹了當地的物產、人民、風情、工具、古跡等,其中的“山頂有越王射的正白,乃是石也”,則證明了在春秋戰國時期,臺灣為越國的版圖。從吳國開發夷洲的記載,我們可以看到,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竟折腰”。隋煬帝在大業3年(607年)先后派出羽騎尉朱寬、海師何蠻等人兩次前往當時被稱為“流求”的臺灣,第一次帶回一些臺灣人,第二次帶回一批布甲。

    大業6年(610年),隋煬帝又派出武賁郎將陳稜及朝請大夫張鎮州率兵萬余人,從廣東義安(潮州)起航,前往臺灣,當地人以為這是中原的商船,這說明當時大陸商人經常前往經商,也說明臺灣人已經熟悉經商貿易。在臺灣中部地區的彰化市,有一條街名叫“陳稜街”,它就是為了紀念這位隋朝將領而特意命名的。   

經過三國到隋唐長時期的演變,閩粵一帶向臺灣的移民也逐漸增加,到宋代時已經出現較多的往來和經濟活動,為便于管理,南宋孝宗乾道七年(公元1171),泉州知府汪大猷在澎湖駐軍,在臺澎地區設立管理機構,將澎湖劃歸福建泉州晉江縣管轄,這是大陸政權首次派軍駐守,臺澎地區正式納入宋代版圖,盡管在后來的千年中,朝代更迭,皇者變換,但是臺灣歸屬中國的事實從來沒有改變過。

元朝統一中原地區后,按照慣例需要進軍沒有到達過的疆土,故于至元28年(1291年)10月至公元1292年(至元二十九年),元世祖忽必烈派海船副萬戶楊祥、禮部員外郎吳志斗和珍部員外郎阮監到臺灣“宣撫”,并且率兵6000余人駐守臺灣。  

公元1335年,元朝正式在澎湖設立“巡檢司”,管轄澎湖、臺灣民政,隸屬福建泉州同安縣(今廈門) 。“職巡邏,專捕獲”,捕捉罪犯,兼辦鹽課,這是中央政府派駐臺澎地區的第一個行政執法機構。自此以后,元、明兩個中央王朝都多次委派大員管理臺澎地區。    

元朝有一位旅行家,名叫汪大淵,他到過許多地方游歷,在至正年間搭商船到臺灣和澎湖,后寫出《島夷志略》。書中說臺灣:“地勢盤穹,林木合抱,土潤田沃,宜稼穡。氣候漸暖,地產沙金,黍子、硫磺、黃臘、鹿豹……海外諸國,蓋始于此。”從人們到臺灣旅行及兩岸商業活動中,可以看出當時臺灣和大陸的來往很多,已經成為互補性的經濟活動和日常性的社會往來。

公元14021424年(明成祖永樂年間),航海家“三寶太監”鄭和率領龐大的艦隊訪問南洋各國,曾在臺灣停留,給當地居民帶去工藝品和農產品。至今高雄鳳山的特產“三寶姜”,就是鄭和遺留下來的。明朝以后,大陸與臺灣人民的往來更加頻繁。

15世紀以后,日本倭寇不斷騷擾中國東南沿海地區,明朝政府在澎湖增設“游擊”,“春秋汛守”;同時在基隆、淡水二港駐屯軍隊。到17世紀20年代的明朝末葉,大陸居民開始大規模移居臺灣,給臺灣的社會經濟和文化的發展以極大的推動。

在明代閩人周嬰所著《遠游篇·東蕃記》中,以臺員稱臺灣。在明代萬歷年間(15731619年),在朝廷公文中出現臺灣。清代張眉的《瀛濡百詠》一書指出:周嬰把臺灣稱為臺員這是閩南語所造成的錯誤,從此臺灣之名始進入中土。”“臺灣名稱由此而來。

公元1628年(明崇禎元年),時值福建大旱,百姓無以為生,鄭芝龍(后官至都督同知)組織災民數萬到臺灣,“使墾荒食力”,各地逐漸形成了許多村落,臺灣進入了大規模的開發時期。  

16世紀中葉以后,美麗富饒的臺灣成為西方殖民主義者凱覦的對象。西班牙、葡萄牙等列強相繼侵擾臺灣,或掠奪資源,或進行宗教文化侵略,或直接出兵占領。17世紀初,荷蘭打破了西班牙和葡萄牙人的殖民霸權地位,來到東方,積極參加對殖民地的掠奪。它先后于1602年(明萬歷三十年)和1622年(明天啟二年)兩次侵占澎湖。

1624年(明天啟四年),明政府出兵將荷蘭殖民者逐出澎湖,俘獲荷軍主將,殘部逃往臺灣南部,侵占了大員(今臺南市安平區)。兩年后,西班牙人又從呂宋入侵臺灣,占據了基隆和淡水一帶。

1642年,荷蘭人奪取了西班牙人在臺灣北部的據點,臺灣自此滄為荷蘭的殖民地。荷蘭殖民者盤踞臺灣38年,先后在臺灣修筑城和普魯文遮堡(赤嵌樓),作為進行殖民統治的中心。占領區實際只有南部沿海有限的地區,以及北部的基隆、淡水兩港,而且它的統治一直是極不穩固的。荷蘭殖民者對臺灣同胞進行殘酷的盤剝,不斷激起臺灣人民的反荷斗爭。

1652年由鄭芝龍(鄭成功父親)舊部郭懷一領導臺灣軍民發動的起義群眾曾一度攻克熱蘭遮城,愈發堅定了臺灣同胞收復國土的斗爭決心。

1661年(清順治十八年)農歷四月二十一日,鄭成功留下部分兵力守衛廈門、金門,親自率領2.5萬名將士及數百艘戰船,從金門料羅灣出發,經澎湖,向臺灣進軍。農歷四月二十九日,鄭軍在臺南鹿耳門內禾寮港登陸,在臺灣同胞的積極支援下,與荷軍展開多次激戰,最后將荷蘭殖民總督和殘敵圍困在熱蘭遮城內。

1662年鄭成功率部驅逐了盤踞臺灣的荷蘭殖民者,收復臺灣。 

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福建水師提督施瑯攻取澎湖,進攻臺灣,鄭成功之孫“南平王”鄭克,率領的鄭氏集團集體投降,臺灣又回到中央政府手中,實現了國家統一。

同年,清政府在臺灣本土設立臺灣府,下轄臺灣、鳳囈躬斥灰儷菏籌筒船喇山、諸羅三縣。臺灣府隸屬于福建省管轄,后改為284廳。清政府對臺灣地區已經建立了完整的統治機構、制度,進行有效管理。 西方殖民者東侵以來,美國、日本、法國等列強先后在臺灣進行軍事挑釁,加劇了中國邊疆領土危機。在這種情況下,清政府上層在如何治理臺灣的態度和方式開始出現變化,由“防內變為主”改為“防御外侵為主”,清朝督辦南洋海防事務的福建船政大臣、后任欽差大臣的沈葆楨、福建巡撫丁日昌等人,把臺灣稱為“七省藩籬”、“南北洋關鍵”、“中國第一門戶”,一再反復強調臺灣地位的重要性。他們還多次上奏折,建議在臺灣設立行省,以加強吏政,有效管理孤懸海外的臺澎地區,鞏固海防。臺灣設省的建議在當時的邊疆危機下,有了實現的可能。這一建議最早是丁日昌在1874年間提出來的。第二年11月沈葆楨提出,在閩浙總督名下設立“福建巡撫”,“冬春駐臺灣,夏秋駐福州”。

1876年春新任巡撫丁日昌無法按期駐臺灣,奏請朝廷另派重臣常駐臺灣,改設“臺灣巡撫”,這樣實行3年的“冬春駐臺”改為臺灣單設巡撫。  

18846月,清朝派出直隸提督劉銘傳加封巡撫銜,督辦臺灣政務和防務。劉銘傳確實是一個有作有為的官員,到任不久,正逢中法戰爭爆發,從總體上看軍事上沒有失敗的中國,在政治上再次慘敗,面對危機,加強臺灣防務尤為必要。閩浙總督楊昌浚、欽差大臣督辦福建軍務左宗棠,于7月再次上書,要求在福建臺灣兩地“巡撫分駐”、“建省分治”。

光緒11年(1885年)1012日,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后,在下旨創建海軍的同時,下旨同意詔請左宗棠的奏請,福建政務由閩浙總督兼管,將福建巡撫改為臺灣巡撫,正式下詔在臺灣建省。臺灣成為清朝的第20個行省。臺灣省的建立,對外主要是為了鞏固東南海防,防御外國列強的侵略,加強軍事防務;對內則開始近代工業化過程,開礦、郵政、交通、墾荒、教育事業等相繼發展起來。

從此,臺灣社會進入了大規模開發時期。 正是歷史上兩岸的來往,聯結起兩岸人民的心靈,臺灣與大陸不可分離。大海向我們訴說大陸與臺灣這么多的“統一”,不僅僅是時間先后的意義,而是包含著多少先行者的勇氣,開拓者的艱辛,奮斗者的犧牲;包含著多少臺灣同胞對中原腹地的向往,多少大陸人民對臺灣親人的關懷。同樣也告訴我們,正是在這種延綿千年的交往中,中華文化浸透了臺灣;臺灣同胞則在連續持久的中華文化的環境中,也成為這一令世界感到驚奇、甚至有些不可思議的中華文化的創造群之一。因此,臺灣與大陸的關系,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和文化沉淀,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是誰也不能否認的歷史事實。

1885年,福建巡撫劉銘傳率領臺灣軍民擊退了法軍入侵后,積極推行自強新政,使臺灣成為當時中國最先進的省。由原來的284廳增為31141直隸州,后又增設南雅廳。首任臺灣巡撫為劉銘傳。正是這位巡撫,打開了臺灣的近代經濟發展之門。

“春愁難遣強看山,往事驚心淚欲潸。四百萬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臺灣”。(《春愁》() 邱逢甲1896417日)

臺灣詩人邱逢甲在1896417日書寫的這首《春愁》詩,再次告訴我們,1895年,日本鬼子通過侵略中國的甲午戰爭,將不平等的《馬關條約》強加于清政府,強行侵略割占了祖國的臺灣省。如果因為臺灣在這一段時間(1895—1945)內脫離中國就否認中國對它的主權,或者認為臺灣應當獨立而不是歸還中國,那是對歷史的無知。

由此可見,在漫長的的歷史大河中,臺灣既不是外國人的領土,也不是所謂的無主地,而是一直由歷代中國中央政府統領下的一個行政區域 。

19451025日,國民政府收復臺灣、澎湖列島,恢復對臺灣行使主權。

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習主席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說,“回顧歷史,是為了啟迪今天、昭示明天。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這是70載兩岸關系發展歷程的歷史定論,也是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兩岸中國人、海內外中華兒女理應共擔民族大義、順應歷史大勢,共同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兩岸同胞都是炎黃子孫、華夏兒女,骨肉兄弟,一家人,實現中國完全統一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誰也不能阻擋的歷史大潮,早日實現和平統一是中華民族共同的偉大事業。需要各黨派同胞共同不懈努力奮斗,積極促進兩岸同胞的心靈契合。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

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國有殤!”

辛亥革命元老、教育家、陜西籍愛國詩人于右任晚年在臺灣所寫的這首《望故鄉》,無限悲痛地抒發了先生對故鄉、對大陸深深的懷念之情,也表達了臺灣海峽兩岸骨肉同胞,盼望祖國早日和平統一的共同心聲。

兩岸關系發展歷程證明:臺灣是中國一部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歷史和法理事實,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改變的!兩岸同胞都是中國人,血濃于水、守望相助的天然情感和民族認同,臺海形勢走向和平穩定、兩岸關系向前發展的時代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改變的!國家強大、民族復興、兩岸統一的歷史大勢,更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阻擋的!

“統一祖國,是歷史賦于我們這一代人的神圣使命。時代在前進,形勢在發展。我們早一天完成這一使命,就可以早一天共同創造我國空前未有的光輝燦爛的歷史,而與各先進強國并駕齊驅,共謀世界的和平、繁榮和進步。讓我們攜起手來,為這一光榮目標共同奮斗!”

特別是在“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戰略思想的指導下,在改革開放的滾滾浪潮中,黃埔師生們為促進兩岸交流,加強祖國統一,完成孫中山先生遺志,身先士卒、群策群力,使得臺灣國民黨領導人馬英九、連戰等先生都到北京來和胡錦濤總書記握手交談,國民黨領導人吳伯雄曾率團到南京中山陵,紀念孫中山先生移靈南京八十周年,國民黨的洪秀柱主席率團到中山陵祭奠中山先生逝世90周年時,對陵墓上的392層臺階,用“三民主義,九二共識”進行有趣的解釋,贏得大家的喝彩。臺灣和大陸現在實行通郵、通商、通航,所有這些都說明了臺灣海峽兩岸的中國人民都是反對臺獨,熱愛和平,主張統一的。

大家知道,偉大的革命先驅者孫中山先生,當年為黃埔軍校構建的“愛國、革命、不怕犧牲、一心為公、救國救民”的黃埔精神,當時不僅為完成國民革命、維護國家主權、保衛人民和促進社會發展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為結束近代中國的軍閥割據勢力、統一軍權政權奠定了思想基礎,在今天為促進祖國早日完成和平統一,更有指導意義。

因為軍校培養出來的各路精英們,在平定商團叛亂、北伐戰爭、抗日戰爭中培育出來的黃埔精神是永遠只得大家繼承分弘揚的寶貴的精神財富,它的核心是為統一祖國、振興中華而不怕犧牲頑強拼搏的愛國主義。我們傳承和弘揚黃埔精神的崇高理想,就是要及早完成祖國的統一和中華民族的復興。

我們黃埔后代和黃埔親屬們,更要走在時代的前列,發揚老前輩們親愛、精誠,愛國、革命的黃埔精神,積極宣傳黨的各項方針政策,向海內外及社會各界人士大力恢弘孫中山先生的遺志,在高舉黃埔大旗,弘揚愛國主義的行動中,維護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爭取所有能夠爭取的朋友,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只要能實現祖國統一,什么都可以談,什么都可以說”,只為早日實現和平統一。

“兩岸同胞要共同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推動其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兩岸同胞要交流互鑒、對話包容,推己及人、將心比心,加深相互理解,增進互信認同。要秉持同胞情、同理心,以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化育后人,弘揚偉大民族精神。親人之間,沒有解不開的心結。久久為功,必定能達到兩岸同胞心靈契合。”

在民間有一句俗話說:“凡是黃埔的都是愛國的,凡是黃埔的都是抗戰的,凡是黃埔的都是堅持一個中國的。”黃埔精神歸結為一句話就是:在一個堅強有力的領導核心的率領下愛國愛民,現在這個堅強有力的領導核心,中國人民早已找到了,就是領導我們的中國共產黨,早已領導全國各族人民實現了孫中山先生的許多遺愿。我們黃埔親屬及后代們要緊緊團結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周圍,高舉鄧小平理論的偉大旗幟,身體力行“三個代表”,運用科學發展觀,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下,為實現祖國早日統一,開創中華民族在世界史上的新輝煌而努力奮斗!

從黃埔軍校的發展上看,無論是校本部、各分校、各訓練班以及短期培訓等都是黃埔軍校的辦學形式,以不同形式受訓過的中國軍人都是黃埔精英,他們為民族的崛起和國家的復興拋頭顱、灑熱血,他們是中華民族的驕傲,也是我們這些后人值得崇敬的對象。

黃埔師生們先用四年多的時間,利用北伐戰爭完成了祖國的統一,隨后又在艱苦卓絕的八年抗戰中,徹底打敗了日本侵略者,挽救了中華民族,保衛了壯麗河山。在解放戰爭中,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黃埔將士們沖鋒陷陣、浴血奮戰,用人民戰爭的節節勝利,吸引得國民黨中的許多愛國黃埔將領們投入到黨和人民的懷抱里來,在十大元帥中黃埔師生有5人,十大將軍中有3人,57名上將中8人出身黃埔。在新中國的各條戰線上,都有黃埔師生的驕健身影。黃埔老前輩們用炮火洗禮的艱苦歲月和硝煙彌漫的浴血奮戰,用拋頭顱、灑熱血、橫刀勒馬、九死一生的戰斗精神,才換來我們現在安定團結、欣欣向榮的幸福生活。

當年黃埔精神時刻激勵著中國軍人,同仇敵愾,保家衛國;如今黃埔精神仍在激勵著我們黃埔后人,齊心協力,維護統一。對于黃埔精神不同時期有不同角度的解讀,黃埔精神有多個側面,包括從艱苦中去奮斗的創業精神,就是吃苦耐勞努力學習的精神,一心一意為國家奮斗的革命精神,活潑的,主動的,富于攻擊的作戰精神,黃埔精神的核心思想就是“親愛、精誠”的愛國主義精神。在今天我個人認為黃埔精神的主要內涵就是“親愛精誠、愛國愛民,維護統一,紀律嚴明,不怕犧牲,團結協作”的團隊精神、凝聚精神,它體現了既是黃埔軍人的凝聚也是民族的凝聚、是全中國人民的凝聚、是各個愛國黨派和社會階層的凝聚,這種凝聚也是我們民族的財富。

當車輪陷入泥潭,我們竭誠互助!當地震撕裂大地,我們開山辟路!當風雪阻斷歸途,我們彼此取暖!當統一面臨挑戰,我們亮出利劍!當災難吞噬生命,我們用愛彌補!當主權遭遇屈辱,我們義無反顧!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提出了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鞏固和深化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政策主張。中央對臺灣的方針政策,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推動兩岸關系不斷向前邁進,要勇敢地面對大自然和生活中的各種災難,我們的道路還很長!任務還很艱巨!讓我們挺起不屈的民族脊梁,為中國、為同胞加油。隨著歲月的流逝,黃埔軍校的師生們在保家衛國中,和各種敵人浴血奮戰的不同身影雖然離我們越來越遙遠了,但是他們高高舉起的黃埔大旗,及其深深感動后人的愛國主義熱情,永遠有著廣泛的號召力和不朽的生命力,這正就是黃埔精神的魅力和吸引力。

孫中山先生倡導的黃埔精神,對內就是完成祖國的統一,對外反對帝國主義對我們的剝削和侵略,如今海峽兩岸的愛國同胞們,只有高舉黃埔大旗,弘揚愛國主義,對內促進兩岸早日統一,對外粉碎各種反華勢力分化中國的陰謀詭計,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的中國夢。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堅持一個中國立場,鞏固共同政治基礎。《告臺灣同胞書》就是堅持一個中國立場、反對“臺灣獨立”是兩岸雙方共同的立場和合作的基礎。如今隨著國民黨的領導們幾次來大陸訪問,國共兩黨的合作又掀開了新的一頁,在國共兩黨再次合作的形勢下,在民間多做一些有益于兩岸和平和解、共榮發展的事情。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在新的形勢下,海峽兩岸所有愛國的同胞們,必須凝聚共識,高舉“愛國、革命”,“和平、統一”的黃埔旗幟,擔負起歷史的責任,牢記黃埔精神,堅定維護一個中國的原則和立場,堅持“九二共識”,堅決反對形形色色的“臺獨”風裂活動,永遠發揚光大“臺海兩岸一家親”的愛國主義思想。

兩岸一家親,歷史來作證。同是中國人,共圓復興夢。讓我們在“愛國、革命”的黃埔大旗下,用愛國主義的正氣,引經據典,弘揚中華民族大一統的愛國主義思想,揭露現代“石敬瑭”式的臺獨分子倒行逆施、賣國求榮的本質,厲聲斥責數典忘祖,認賊作父的臺獨勢力,為促進祖國早日和平統一,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拼搏到底。

                                   201958

(附錄:簡介:男,漢,19195月生,甘肅省康樂縣八松鄉龔莊五社人,1940年畢業于黃埔軍校七分校15期劉之泉步兵科后,分配到國民革命軍第五戰區34集團軍80165494團一營一連任連長,營長,曾率部參加山西平陸,夏縣,安邑等晉南的抗日保衛戰;中條山保衛戰及潼關保衛戰等,對日寇作戰六年,因抗日有功,曾獲有國民政府頒發的多枚抗日軍功章和抗戰紀念章。19497月在岷縣率國民黨231691團起義,先后任康樂獨立營營長,甘肅省警衛第五團參謀長,慶陽軍分區參謀長等職,廬山會議后落戶到丈人家。

簡介:劉之泉長孫,男,漢,19697月生,畢業于甘肅省蘭州教育學院中文系漢語言文學中學語文教學專業,現供職于甘肅省康樂縣八松學校,臨夏州政協第十一屆、十二屆文史委委員。從小受爺爺黃埔精神的言傳身教,已發表弘揚黃埔精神的詩文和劉之泉的回憶錄若干篇。

聯系電話:15293001984         郵編:731505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QQ:2642330565

網名:彩云悠悠 雨燕雙飛)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红熊猫烟 9542716666593898497480168021424154136836479395656375748888650560104925937764535568693919344681174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